男子外出创业传回死讯尸首下落不明 19年后“复活”_凤

2018-03-19 16:20

3月16日,浏阳文家市镇岩前新村,19年无音讯的刘祥平回到家里,很多村民都来看他。 图/记者金林

原标题:“去世”19年的二哥回家了

被家人认为已死去19年的浏阳人刘祥平,在3月14日傍晚,突然回到了文家市镇岩前新村的家中。去年清明节还在给他烧纸的弟弟,一度不敢相信眼前人就是自己的二哥。

“去世”19年,曾经风光一时的小包工头刘祥平,经历了怎样的遭遇?为何又会在消失19年后重回家里?

3月16日,潇湘晨报记者来到刘祥平家里,了解了他这19年来,如何从一个小有成就的包工头到被家人认为死亡的故事。

奇怪的梦

2017年清明节前,刘祥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梦里,他死去的两个哥哥刘祥胜和刘祥平,说在“那边”没钱了,让他寄点钱过去。“醒来后我一想也是,尤其是我二哥,‘死’了十多年了,一直没人给他烧过纸。”于是,清明节当天,刘祥家给他们烧了许多冥币。

不过,虽然二哥刘祥平“死”了19年,但刘祥家并未见过他的尸体。“因为事情发生在东莞,我就没有过去了,家里太穷了。”刘祥家说,哥哥的死讯是老乡辗转传递回来的,说刘祥平被一群人见财起意杀死,尸首也下落不明。

在此之前的1999年,在广东打工的刘祥平已经失去音讯数月。家人在浏阳和周边四处寻找,但一无所获。刘祥家说,自己家境困难,在寻找数月后只能放弃。直到2000年接到二哥死讯后,他才彻底死心。

外出的路

位于湘赣交界处的浏阳市文家市镇岩前新村,地处偏远,很多人从上世纪90年代初便外出打工。刘祥平是其中的佼佼者,靠着过硬的水电安装技术,很快发家致富,在老家建起了大房子。

随着事业的发展,刘祥平已不满足于在浏阳“折腾”。1992年,他又到广东珠海做起了小包工头,依然是水电安装。“那几年他赚了蛮多钱”,刘祥平的堂弟刘祥初回忆,1999年他在广东曾碰到刘祥平,闲聊时,对方拍了拍腰包说,自己已经有20多万现金。

这也是家人最后一次见到刘祥平。几个月后,家里失去了他的音讯。随后,刘祥家听到消息,一群不法之徒见财起意,在东莞杀死了二哥刘祥平。

刘祥平的堂弟刘志成说,刘祥平失踪后,他的妻子回到村里,要求与他离婚。为此,村里只能派人代刘祥平走司法程序。最终,在刘祥平失踪期间,妻子通过法院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消失的人

然而,刘祥平并没有死。

他的说法是,自己当时只是被打成重伤,养伤9个月后才勉强下地。“钱都被人拿走了,自己一分钱也没了。”刘祥平说,勉强可以生活自理后,他在东莞留了下来,打零工养活自己,断了同老家的一切联系。

对于为何十多年不同家里联系,刘祥平解释说,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有伤在身,回家也是连累家人,所以想等养好伤后再回去。再者刘祥平担心仇家报复他和家人,不敢和家里联系。刘祥平失踪的19年里,他的父母相继去世,而他都不知情。

刘祥平身体好的时候就做水电工,差的时候就休息治病。“被打得太严重,伤一直没好,经常要花钱看病。”刘祥平说,虽然靠着自己的水电技术,这些年也攒下了10多万,但几乎全部都用来看病了。

刘祥平说,他这些年为了省钱看病,一直住在城中村,每月房租只要120块钱,“每天吃的都是10块左右的盒饭,看病没钱的时候就只能吃馒头”。2017年春节,刘祥平的年夜饭是一盒12块钱的快餐。

而在他的老家,岩前新村2017年重新分地的时候,刘祥平被作为死亡人口销户。

“复活”的人

2017年,在东莞做工的刘祥平突然脑中风,右半身失去知觉,他自觉问题严重。治病9个月后,刘祥平决定回家,“再不回去可能就要死在外面了”。

在工友的资助下,半身无法动弹的刘祥平揣着1400块钱,搭上了回浏阳的大巴,“卖票的没有收我的钱,2017年六会彩开奖结果记录完整版,到浏阳后还叫了个面包车把我送到市区”。

打车到岩前新村时,刘祥平一度迷了路。因为19年来,村里已经大变样,甚至村庄的名字也因为前几年并村,由原先的“岩前村”改为了“岩前新村”。

不认识路的刘祥平和司机,一路上将车开到了十多公里外的江西地界,发现错了后才返回。

进到村里,刘祥平根据模糊的记忆找到新屋村民小组,他下车拉住一个年轻人,用方言问道:“这里是不是新屋里?春根在不?我是伟子。”春根是他一个堂弟的小名,伟子是他的小名。

也是巧了,被问话的正是他堂弟刘祥初,刘祥平已认不出对方了。再三确认是堂哥刘祥平后,激动的刘祥初赶忙喊来了刘祥平的亲弟弟刘祥家。

此时的刘祥家,正在邻居家里看人打牌,完全没有想到二哥会以这种方式回家。

未来的路弟弟将带他看病,村里准备给他恢复身份

见到又“活”了的二哥,刘祥家百感交集。“说真的,那时候我的感觉反而是哭笑不得。”刘祥家怎么也想不到,一个“死了”19年的二哥,居然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自己眼前。

当晚,刘祥家和二哥刘祥平聊了一个通宵,将他这些年的经历详详细细了解了一遍。而让他倍感心酸的是,刘祥平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回家后家里人不接纳他。

但弟弟刘祥家让他彻底放下了心。“只要有我一口吃的,就绝不会让我哥饿肚子。”刘祥家说,他和二哥从小就很合得来,了解他的心境,并不会怪他,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帮二哥看病,其他的以后再说。

而关于刘祥平的户口问题,岩前新村村支书张运庭说,村里接下来会给刘祥平开具证明,向辖区派出所申请,然后再层层上报,最终帮他恢复身份。“村里的一些惠民政策和补助,我们也都会努力帮他申请。不管怎么样,人回来了就好。”

这几天,刘祥平家成了村民的聚集地,上百人赶来看望“死而复生&rdquo,香港马会开kjo2开奖直播;的他。看到这么多的乡里乡亲,愁眉不展近20年的刘祥平,精神头也好了很多。

“以后我哪也不去了,就在家里了。”刘祥平说。